微信群 微信福群 微信群二维码 福利群 微商货源 今日新增发布26个微信群,总计695131个微信群二维码。 查看全部微信群二维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微信资讯 -> 星座运势

用老婆微信群发了一条“我怀孕了!”,结果……

发布人:微信群  /  发布时间:2017-11-20 22:16:43   热度:1921
我的家在农村,父亲是个“老实人”。其实在我的眼里,父亲并不是老实人,只是所有人都说母亲是走南闯北见过..


 ;


我的家在农村,父亲是个“老实人”。


其实在我的眼里,父亲并不是老实人,只是有人都说母亲是走南闯北见过世面的女人,见识过大千世界千种男人之后找了一个老实人嫁了。自从父亲结婚之后,他变成了别人口中的老实人。


我叫星轩,母亲结婚的第二年出生,姐姐叫惠儿,在母亲结婚的前一年出生。我们个人的名字差别很大,就如同我们在家里的地位一般。姐姐是每个人的出气筒,而我在这个贫穷的家庭中稍稍好点,至少没有人打我。


好日子并没有过多久。


父亲几乎是最贫穷无能的那种男人,一心只想要个儿子,自从我出生之后,家里多了两个女儿,父亲想要再生,母亲不听父亲的话执意做了结扎,从那一天开始,家里成了一座战场。


贫穷与暴力,最终让母亲不告而别。


那一年姐姐十二岁,而我十岁。


有人都说我的母亲是坏女人,过不了贫穷与平凡的日子,在农村,女人的忠诚与贞洁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女人到底遭受了怎样的暴力,没有人关心


母亲走之后,父亲的暴戾变得无法抑制,他酗酒,即便是把家里最后一点粮种卖了也要买酒,每次喝完酒之后,总是把我跟姐姐打得遍体鳞伤。


这样的家庭中,我跟姐姐最大的希望就是考学出去,然后永远离开这个鬼地方不再回来。


可是姐姐的梦在两年之后破灭了。


我们家只有一个土炕,父亲喝多之后会随便找个地方睡下,然后我跟姐姐在其他的角落里蜷缩恐惧直到睡去。


在那一天夜里,父亲一如往常的喝多,他的皮带好像雨点一样降落在我们的身上,一直到他打累,一直到我们两个奄奄一息。


等到第二天早晨的时候,疼痛让我早早醒了过来,我出去抱柴生火,给父亲做早餐,等我回来的时候,看到姐姐正在手忙脚乱地收拾着被褥。


而被褥上一片鲜红。


我吓坏了,嚎啕大哭,以为父亲给姐姐打坏了。


姐姐面红耳赤地制止着我的哭声,父亲骂了几句,醒了过来,抢过了姐姐的被,看到上面一片鲜红愣了一下,然后突然伸手,摸向了姐姐的脸。姐姐缩了缩脖子,不敢反抗,父亲握住了她的下巴,左右晃了晃头,看姐姐的眼神好像是看市场上的一头牲口。


等到晚上的时候,父亲出乎意料的没有喝酒,而是准备了四个菜,虽然都是花生白菜之类的,但这对于我们来说已经算是过年了。


家里没有电,趁着光亮吃完了饭,父亲让我出去玩,今天玩到多晚都可以,姐姐突然拉住了我,不让我走。


我不知道姐姐为什么不让我出门,只是这么多年我最听姐姐的话,顺服地在家里面默默地跟姐姐在一起


今天的父亲没有喝酒,却越来越烦躁,他在房间中来回踱步,最后抽出了皮带,朝着我的脸抽了过来。


感觉眼前一黑,却不敢动,父亲恶狠狠地抽了我几皮带,姐姐把我拉到了她的身后,流着泪,对父亲点了点头。


再然后我被赶了出去,父亲让我在外面的牛棚里面睡一夜,不许回来。


我很害怕黑暗,可我更害怕父亲,我走了出去,看着黑漆漆的牛棚也不敢进,只能蜷缩在窗户下面


又过了一会儿,我听到了姐姐的哭声与撕心裂肺的喊声,我以为父亲又打了她,这个声音很痛苦,透着绝望。


第二天早晨,姐姐出来的时候一瘸一拐,她领着我出了门,却没有拉着我上学,而是走到了客车站,跟我一起去了市里。


一直到火车站,姐姐买了票,我以为她要跟我一起走,她却把票塞给了我,对我说:“星轩,父亲想要儿子,你快点走吧,否则将来你也要被那个老畜生欺负,要你给他生儿子。”


这么多年我一直都很听姐姐的话,父亲让我感觉恐惧,那是世界最大的恐惧,对于待在他的身边的那种黑暗,陌生的世界与陌生的人对于我来说,什么都不算。


如果能走,我一定走。


我说:“姐姐,你跟我一起走吧。”


姐姐摇了摇头,塞给了我二百块钱跟一张纸条,姐姐说:“这上面是妈妈的地址,我对于妈妈来说就是最大的噩梦,她不会管我的。我不跟着你,她可能会管你。你把钱拿好,你放心,姐姐没事儿的,多大的事儿姐姐都能挺过去。姐姐就是怕你受欺负。”


姐姐想了想,又从自己的脖子上将她的护身符拿了下来,放在了我的手里。这个护身符是妈妈留给姐姐的,我们的生活贫穷,每个人几乎都没有专门属于自己东西,但姐姐有这个护身符我没有。


我不知道这个护身符是什么材质的,翠绿翠绿的上面还刻着一个我不认识的文字。我小心翼翼地将护身符放进了兜里,姐姐拉着我去了厕所,看着我把它放在内裤上面封着的暗袋里面才安心。


这么多年哭得太多了,眼泪早就哭干了,我跟姐姐在车站分手,两个人一滴眼泪都没有落下来。


火车票是去东城的,这里有个外号叫做夜都。据说母亲就是从那里回到故乡,又从故乡逃回去的。


我上了车,离开家之后我居然感觉很轻松,父亲对于我来说是世界上最可怕的野兽,而母亲则是梦中的仙女。


我怀着憧憬到了东城,揣着姐姐给我的巨款却不知道该怎么找母亲。一个十岁的农村女娃,根本就不知道一座城市可以大到什么地步,我在车站附近徘徊,第二天的时候一个黄色头发的大哥哥来到我的身边,问我说:“小朋友,你的家人呢?”


我摇了摇头,他又问了我几次,我这才把那张纸条给他看。


大哥哥笑着说他知道地点,让我跟他走,我当时真的很高兴,以为要见到妈妈了,兴高采烈地跟着大哥哥上了他的摩托车。


车在城市中来回穿行,大哥哥最后停了下来,拉着我上了楼,我在这个房间里没有看到妈妈,却看到了另外两个中年男人与一个中年妇女。


中年妇女过来拉住了我的手,把我放在椅子上,用手捏住了我的脸,不停地看着,那个神色就好像是父亲看姐姐,又好像是一个农夫看牲口。


而那个大哥哥开始别人讨价还价,他想要两千,但人家说我是女孩儿还这么大了,只给五百,最后大哥哥拿着八百块钱走了。


把我留给了屋里的三个人。


三个人围了上来,脸上有黑痣的男人不怀好意地看了看我,对中年妇女说给牲口洗一个澡,卖相好点。


一直到我被拉进洗澡间我才明白,那个牲口指的是我。


冰冷的水一盆盆地浇在我的身上,中年妇女很不耐烦,似乎我是她不该做的那份工作


出来的时候,黑痣男人说:“呦,还挺漂亮的,美人胚子。”


另一个光头男人说:“不大不小的,两边都不好卖,赔钱货。”


黑痣男人说:“总有买的,不行就养两年,再长几年肯定能卖上好价。”


我这个时候已经感觉到这里绝对没有我的妈妈,可我还是天真地举起了手中的纸条,对中年妇女说:“请问,我的妈妈在哪里?帮我找到她好么?就说星轩来看她了。”


中年妇女一把抓住纸条,然后撕了个粉碎。


我愣了一下,压抑的感情涌了出来,嚎啕大哭。


秃头男人上来给了我一个耳光,又给了我一脚,对我吼道:“再哭老子打死你。”


我仿佛看到了另一个父亲,我坐在冰冷的地上,不敢再哭了。


黑痣男人走过来,拉起了我,笑着对我说:“我看到那个地址了,放心,我会帮你找妈妈的。”


我的心头一暖,感激地点了点头。


他们给了我一个馒头,之后说怕我跑了,给我手脚捆在了一起,然后扔在了一个破床上,还用破抹布塞进了我的嘴里。


我在床上蜷缩着,脑袋里面幻想着可以找到妈妈,然后幸福在一起的故事


慢慢地,幻想变成了梦境,我睡了过去。


黑暗中,我猛然惊醒,不知道是谁的手正在我的衣服里乱摸。


我支吾了几声,听到耳边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说:“你听我的话,我给你找妈妈。”


是那个黑痣男人。


他的手粗糙冰冷,好像是一把锉刀在挫着我细小的皮肤,我很害怕,非常的害怕,这种害怕让我颤抖不已,这种颤抖又似乎让男人兴致勃勃。他的手上下乱摸,却因为我的脚给结结实实地捆着,无法进一步伸进我的腿根。


他对我说:“你听话,我给你松开,你现在捆着呢,我不舒服。我把你的嘴也给松开,一会儿你叫几声爸爸。”


爸爸,就是那个畜生?


黑痣男人手忙脚乱地给我松开,又小心翼翼地把我嘴里的破布拿开,之后立刻捂上了我的嘴,在我的耳边咬牙切齿地说:“你要是敢喊,今天我就打死你。”


我点了点头,黑痣男人松开了手,开始在我的身上乱摸一气,然后脱了自己的睡裤,便往床上爬。


似乎是女孩儿的本能,我在他上床的一瞬间,在他的身侧滚到了地上,然后跑到了门口,发出了一声尖叫!


外面的灯亮了,中年妇女穿着睡衣在一个卧室里跑了出来,而秃头男人在另一个卧室也走了出来。


我转过头,看到黑痣男人正在七手八脚地穿着自己的睡裤,中年妇女看到了这个场景,上来给了我一个耳光,将我扇倒在地。


这是我的错么?似乎是我的错。


似乎所有跟男人有关的错事,最后都是女人的错。


这是我生命最初,老天爷给我的一个名言警句。


而这个耳光跟这个警句,我铭记一生


黑痣男人穿好了衣服,走出来之后到我的身边,伸出了手,我不知道他是想要打我还是拉我起来,我趴在地上,不敢乱动。


那个女人冲过来,她想要像给我耳光一样给黑痣男人一个耳光,却反倒让黑痣男人推到在地。


秃头男人扶起了女人,中年妇女爆发了一阵狂骂,而黑痣男人也不甘示弱,两个人对骂起来


我在冰冷的地上听着,我不知道世界上还有这么多污秽的词,我的父亲,也就是那个老实人,虽然也喜欢骂人,可言语匮乏,来来回回也就那么几句。


而在这顿叫骂中,我大概明白了三个人的关系


黑痣男人跟中年妇女是夫妻,中年妇女骂黑痣男人不是人,可不是因为他想要碰我,是因为他当面都敢偷人。不过黑痣男人似乎并不理亏,他随即把矛头转移到了秃头身上,说中年妇女跟秃头男人有一腿,他早就知道。现在是乌鸦站在猪身上,谁也别说谁。


说完黑痣男人还要拉我起来,听他的话,今天无论如何不会放过我,甚至可能要当着中年妇女的面把我给……办了。


年龄虽然还小,却也知道那些话的意思,农村里面骂人的话都粗糙得很,三岁的娃娃就会骂人,而且也知道骂人的那些个话都代表着什么意思。


我不敢起来,冰冷的地跟黑暗的夜也比不上我此时此刻的心。


一个小女孩儿在这样的环境中,我真的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只能用惊恐,蜷缩,只能好像是一条死狗一样让黑痣男人拖着来保护自己。


黑痣男人在地上拖着我往卧室走去,中年妇女真的疯了,跑到厨房拿出了菜刀,想要砍的可不是黑痣男人。


而是我。


似乎所有的错都是因为我的出现。


明晃晃的菜刀向我砍了过来,我没有躲,觉得死也是一种解脱。


中年妇女被秃头男人抱住了,秃头男人心疼的不是我,而是杀了我有多么的麻烦。


中年妇女说她不杀我,她把我这个妖精脸给花了,让男人一辈子看到我都作呕。


秃头男人还是劝了劝,倒也不是因为心疼我,而是因为心疼钱。


黑痣男人看闹大了,松开了我的胳膊,然后重重地踢了我一脚,再然后摔门而去。


秃头男人看黑痣男人走了,立刻搂住了中年妇女,说了很多甜言蜜语。


我躺在地上,在冰冷的地上听着这些火热的话。


中年妇女被劝住了,我听到秃头男人说不行给我送到仓库里,明天就找人卖了。


中年妇女担心仓库里面的另一个女人,说那个女人是个疯子。


不过又笑了,阴狠地点了点头说,干脆让那个女疯子好好地教训教训我。


我很害怕疯子,以前村子里面有一个疯子,总是见到谁就打谁,无论拿起什么都会向着你丢过来。大人们看到她都躲着走,说疯子杀人不偿命。小孩子怕她怕得要死,不过最后就突然消失不见了,也不知道死在什么地方了。


可我虽然害怕女疯子,我更害怕这些人。


秃头在中年妇女的脸上亲了亲,然后像抓小鸡一样把我抓起来,拎出去,下了楼,又走进了地下室。


原来所谓的仓库就在地下室中。


他打开了一个门,里面堆满了杂物,地上有一个铁门,上面有一根铁棍,他把铁门打开,一脚将我踹了进去。


我摔在地上,听到了铁门关上的声音,里面很矮,连我这个孩子都不能站立起来。在昏暗的灯光下,我看到了一个黑乎乎的女人蜷缩在一个角落里。


她看到了我,猛然爬了过来,好像是一只野兽。


这是一个女疯子……


我吓得手脚并用地往后躲,可一下子就碰到了墙上,她凑到了我的面前,我看到了黑漆漆的脸上那双血红的眼。


女疯子的手伸向了我,我颤抖着,看着她漆黑的手一点点的靠近我的脸。


她是想要抓瞎我的眼,还是要抓花我的脸?


或许当一个丑女人,就可以不用去勾引男人,就可以不会让其他人生气。


幼小的我什么都不懂,常年的家暴让我对暴力麻木,让我根本不知道暴力还可以反抗。


而此时此刻,所有经历一切给我的经验是:错在于我,在于我这个弱者碍了那些个人的眼。


如果我不是一个坏女孩儿,为什么那么人生我的气。


如果我没有错,为什么所有人都责备我。


幼小的心灵里面没有其他的想法,自责与自卑在恐惧之中瞬间占据了我的心。


女人的手在我的面前听了下来,她轻轻地摸了摸我的脸,喃喃地说:“宝宝,你来看妈妈了?”


妈妈!


她是我妈妈?


我啊了一声,内心充满了惊喜,虽然是在此时此刻,但如果碰到我的妈妈的话,我相信我一定会有幸福


我伸手撩开她的发,发现那张脸并不是我的妈妈。


但是这个女人突然抱紧了我,不停地喊着宝宝,宝宝的。让我叫她妈妈。


我很害怕,不敢反抗,也知道不能刺激她,只能点了点头,喊了一声妈妈。


这一声妈妈让她欣喜若狂,她在地上爬行,在角落里面找出了一个黑乎乎的土块,跑过来递给了我,我拿在手里才发现,那是一个发霉还沾满了泥土的馒头。


疯女人用手比划着,让我吃这个馒头,她眼中的神色仿佛是把世界上最好东西给了我。


我猛然间想起了我的妈妈。


妈妈,妈妈,你在哪里


星轩遭受的这一切,你都知道么?


我含着泪咬了一口馒头,满嘴的土渣与酸味。


疯女人很开心,紧紧地搂住了我,而我这才有胆量去看一看自己到底在什么地方。


应该是重新挖的地窖,可非常的低矮,里面有一个黄色的灯,很暗。没有任何的窗户,只有一个发出嗡嗡声的小口,在那里能够感觉到一丝的冷风。


地窖里面的气味已经无法形容,我不知道疯女人在这里住了多久,也不知道那群人为什么关着她。


我当然更不知道自己会在这个里面待多久。


难道也要跟这个疯女人一样,在这里待到自己发疯么?


可是疯女人的怀抱真的很温暖


我从来不知道还有人肯给我这样的坏女孩儿一个温暖的怀抱。


这么多天的惊吓让我在这个温暖的怀抱中缓缓睡了过去。


等到我醒来的时候,也不知道是黑天白天,依然是昏暗的灯光。


过了一会儿,铁门响了起来,我爬了过去,那个秃头男人在上面扔了两个馒头跟两瓶水下来,看了我一眼,我刚想要求他放我出去,他重重地将铁门关上。


我在黑暗中愣了半天,伸手推了推铁门,冰冷坚硬,好像一个铁棺材。


我会在这里疯,还是会在这里死?


不,我一定要逃出去。


在这里面住了多久?


我不知道。


铁门每次打开都会扔下来两个馒头跟两瓶水,我就把这个算成是一天。


铁门一共打开了五次,在这期间我很安全,虽然是一个囚徒,但疯女人给我的安全感是我从来没有过的。


至少知道她不会伤害我。


在我这几年的生命中,疯女人几乎是我认识的唯一一个不会伤害我的人。


可我为了逃出去,真的要利用有的一切,而在这地牢中,我能够利用的只有她。


第六天的时候,我对疯女人说:“妈妈,妈妈,我们做个游戏吧。今天我们就玩洗澡的游戏,妈妈好久没有洗澡了吧。”


疯女人很高兴,她用尽一切办法讨我欢心,按照我的意思将身上破烂的布条脱光,在这五天中我攒了三瓶水,我让疯女人赤裸地趴在铁门的正下方,她只是疯了,却真的算是一个美人,细腰大胯,在我们村子里是夸女人能生养的词。


我用水轻轻地擦洗着她的背,嘴里哼着歌,疯女人很舒服地趴在地上,也哼着不成调的句子。


三瓶水用完,我已经把疯女人的被擦得白皙透亮。


我听到了疯女人已经睡着了,我用手摸了摸她光滑的背,轻声说:“妈妈,如果我能够出去,我一定找警察叔叔来救你。也希望你原谅我。”


我在黑暗中坐着,听到了铁门的响动,门打开了,秃头男人看到正下方的景色一愣。


… …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


投诉

分享家规则

1、第一分享家好处是什么?

1)文章会挂上你的二维码提高爆光率

2)分享出去的文章你就是作者

3)将会获得网站金币

4)首页推荐快速加粉丝

5)像公众号一样传播你的文章

2、如何成功激活分享家?
任何微信搜索用户都可以成为分享家,您只要把任何一篇文章成功分享到微信朋友圈(必须是微信朋友圈,分享到其他平台是激活不了的哦),系统就会立即自动激活您成为分享家。
3、如何成为第一分享家?
第一分享家是分享家族中最高荣誉,在分享家族中分享同一篇文章贡献值最高的用户就是该文章的第一分享家。
4、怎样统计我的贡献值?
贡献值是来自您分享文章到微信朋友圈好友的访问量,访问IP次数越多,贡献值就越高。同样您朋友在微信朋友圈转发您分享的文章,其贡献值也是属于您的。朋友帮您转发的越多,您的贡献值就会更高。
首页 | 微信群 | 微信群二维码 | 微信群资讯 | 帮助 微信群二维码发布中心免费咨询 www.wehao.net 粤ICP备17013716号-7
在线客服
  • QQ:2585181099
  • QQ:2585181099
  • QQ: 2585181099
  • 投诉qq:2585181099
关闭